应用

技术

物联网世界 >> 物联网新闻 >> 物联网热点新闻
企业注册个人注册登录

前有阿里苏宁,后有拼多多国美

2020-04-24 10:28 刘旷

导读:拼多多以总计2亿美金的可转换债券方式对国美进行战略投资,初步股份转换价为每股1.215港元,分别较国美零售2020年4月17日收盘价及截至2020年4月16日前五个连续交易日之平均收盘价溢价66.44%及68.75%。


北京时间4月19日晚,拼多多发布公告,宣布与国美零售正式达成深度战略合作。

拼多多以总计2亿美金的可转换债券方式对国美进行战略投资,初步股份转换价为每股1.215港元,分别较国美零售2020年4月17日收盘价及截至2020年4月16日前五个连续交易日之平均收盘价溢价66.44%及68.75%。

以如此高的溢价收购国美股份,充分表明了拼多多对于此次战略合作的重视和信心。

公告一出,20日国美零售(00493-HK)早盘高开32.88%,虽然离1.215港元差的还远,甚至都没能摸到1港元的边,但这个涨势确实很吓人,也间接说明市场对拼多多和国美的这次联姻非常看好。

拼多多、国美久逢甘露

事实上,这并不是拼多多和国美的首次合作,两家结缘日久。自2018年,国美官方旗舰店就开始进驻拼多多,拼多多也和国美安迅物流展开了业务层面的合作。

国美零售CFO方巍表示:“两年来,从平台到服务,再到今天资本层面的合作,国美与拼多多的合作日渐深入。”

两家此次战略合作确实非常深入,而且优势互补更进一步:国美发挥自身供应链优势补充拼多多的相应短板;拼多多向国美倾斜流量加速其零售增长。

根据协议,国美零售将会在货品、物流、仓储、交付、售后服务等方面为拼多多提供更多的支持。

国美零售商品将上架拼多多,品牌大家电将接入拼多多“百亿补贴”计划。国美旗下安迅物流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,将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。两大服务平台将分别为拼多多平台商家提供覆盖全国的中大件物流、仓储及交付服务,以及包含家电维修-清洗保养-以旧换新在内的消费者服务方案。

拼多多则会向国美注入消费趋势性大数据、平台流量等优势数字零售资源。

截至2019年末,拼多多已经汇聚5.85亿年活跃买家,在整个零售行业中仅次于阿里。相比之下,虽然早在2011年国美就率先创新出“B2C+实体店”融合的电子商务运营模式,很可能是“新零售”玩法真正的创始人。但2010年“进去”的黄光裕毕竟只能遥控国美发展,结结实实错过互联网红利期,也只能认命。所以拼多多的流量正是国美急缺的东西,此次合作对国美而言,正如久旱逢甘霖。

双方合作建立在优势互补的稳固基础上,所以对这次合作,拼多多、国美零售和市场同样都饱含期待,不少人将其称之为“天作之合”。

拼多多急需打破天猫、京东封锁

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(DAVID LIU)表示,这次合作将产生三赢的局面:“消费者可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购买更多国内外顶级品牌;国美可以获得我们5.8亿用户;而PDD则获得了在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方面的立足点。”

拼多多牵手国美,除了想要尽快补上自己的供应链短板,显然也有拓宽商品品类的意思,从侧面暴露出其打破现状的努力尝试。

从一些经营指标来看,除了活跃用户数,2019年的拼多多依然是三巨头里的垫底角色,尤其营收远不及阿里和京东的零头。

但是如果关注增速更多一些,难免也会慨叹拼多多恐怖如斯。当然这并不值得过分感慨,毕竟拼多多成立不到5年,其跻身三巨头,最大的依仗也只有那令人惊诧的增速。

问题是当前的零售行业已经进入存量博弈状态,拼多多依赖的下沉市场,面临阿里和京东越来越强势的进攻。

想要保住增长,拼多多必须尽快补齐自身的供应链短板;并且打破快消品的桎梏,拓展更全面的商品品类。而这些需求,国美全都能满足,所以国美确实是拼多多理想的合作对象。

国美渴望流量

国美创始人黄光裕2010年入狱,判刑14年,在不断减刑之后,如无意外黄光裕将在2021年2月16日出狱。

在过去的十年里,黄光裕在狱中遥控着国美的发展。而这十年正好是智能手机革命爆发,推动互联网在快三投注平台加速普及,深刻改变快三投注平台零售行业面貌的剧烈变革时期。

就算信息足够通畅,身处狱中的黄光裕也很难对此产生真切体会,过去十年可以称为国美“失去的十年”。

国美2010年实现营收509.1亿元,2011年营收598.21亿元,2019年为594.83亿元。看起来这个营收比拼多多还高,但十年没有成长,只是勉力维持,在偏好增值的资本市场眼中形同朽木,和拼多多没有丝毫可比性。

2019年国美零售GMV同比增长2.7%至1361.1亿元,不说比电商三巨头的交易额,甚至只有老对手苏宁易购2019年营收2692亿元数额的一半。

交易额如此低,自然是因为在市场剧烈变化的情况下,国美并没能适应变化,平台吸引力降低,吸引不来足够的活跃买家,交易数额和交易频率都没有依托。发展如此惨淡,国美对流量有多渴望不言而喻。

活跃用户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京东的拼多多,当然有能力缓解国美的流量饥渴。

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阿里苏宁?

但是拼多多和国美的牵手,在业内人士看来既视感过于强烈,又有几分历史重演的感觉。

2015年8月10日下午4时,阿里和苏宁共同宣布双方达成全面战略合作。阿里以283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苏宁易购(002024.SZ),持股19.99%,成为苏宁易购第二大股东。

苏宁则以140亿元人民币,按照每股81.51美元的价格,认购不超过2780万股的阿里新发行股份。完成后,苏宁易购持阿里巴巴当时发行后股本总额约1.09%。

这次深入到资本层面的战略合作之后,阿里和苏宁走上了相似却不同的新零售发展道路。阿里向生鲜食品、生活领域开拓,不断在线下落子;苏宁易购搞全渠道全品类扩张,在疯狂扩张之中不断减持阿里股票套现,把财务表现始终控制在投资者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

和拼多多牵手国美一样,这看起来也像是一场双赢合作,阿里和苏宁在用户、商品、服务、技术等方面都有了深度协作,优势互补,尽量错位竞争。

问题是苏宁为了新零售扩张不断抛售阿里股票,甚至为了筹集更多的钱扩张,张近东和苏宁电器集团还搞起了质押。

这意味如果苏宁在未来的零售行业竞争中一旦失利,那苏宁易购很可能就会被阿里直接吞掉。

从阿里和苏宁目前的合作来看,这种不对称的合作很可能会失衡,失衡之后,合作就会畸变。同样的道理,也适用于拼多多和国美。